圣大医疗科技

主页 > 圣大医疗科技 >

圣大医疗 “药品零加成”困局

2021-01-28 11:16 阅读量

就目前情况来看,对于药品零加成的政策的推进,在县级医院以及中医院和妇产医院里正在推广实施。大医院方面,魏民指出,浙江省现在统一步调,实施进度很快,各大医院陆续实施。在上海,不管是药品还是耗材方面,则是分为几大步骤实施。药品加成方面首先从15%降到10%,再从10%降到5%,之后再降为零。给予医院充分的适应和调整的时间,让医院能做好充分的准备适应医改政策。

      从公立医院收入渠道也可以发现,主要有药品加成收入、医疗服务收费、财政补助。如今,全国各地均在推进公立医院医药价格改革,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促进公立医院改革不断深化。在取消药品加成后,对于医疗服务价格调整的确起到重要作用,实现收入结构的合理调整,让医院不再过度依赖卖药获得收入。事实是如何的呢?在取消医院药品加成后,医院如何面对由此引起的困境呢?

药品零加成 医院“入不敷出”

多年来,财政对医院的投入占医院收入相当小的一部分,对绝大多数医院来说,财政投入仅够满足离退休人员的工资开销,加之高新技术的仪器设备价格已完全市场化,公立医院便通过多卖药、多做检查、多用耗材等办法获得收入,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公立医院补偿渠道——即“以药补医”机制。

取消药品加成,对医院的经济收入造成了一定的冲击。有数据显示,2013年,山东省章丘市5家试点医院的预计亏损额为7600万,但财政补贴只有4000万;2013年两会期间,浙江省仙居县人民医院副院长王建飞称该院零加成后的收入缺口有1.2亿,而政府10%的补偿基本上没有拿到;2015年,海南省琼海市人民医院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增加的收入仅占取消药品加成的39.5%,仅8-9月两个月就亏损175.7万元;北京市曾对8家公立医院的医疗项目进行成本核算,均呈现较严重的亏损状态,且近半数属于政策性亏损。打破“以药养医”的经营模式,拆除医院驱利的“引信”。面对突如其来的收入锐减,很多医院显得有些措手不及。

医院需自立,还需更完善的配套政策

“基层医院在实施药品零加成之后确实存在着问题,基层医院基本得不到县乡镇的补助。在实施药品零加成之前,医生的工资奖金还都能按时发放;实施之后,医生的工资发放都存在问题。”曹克刚举例道,一盒药从出厂到患者手中,药品在流通环节要占一半以上的费用,除了成本之外,药品加成只有10%左右。他表示,要建立一套补贴医院的机制。医院取消药品加成的利润之后如何盈利,是需要进行规划的。“不管是市场化经济,还是计划经济。国家应该不单一的从管理方面进行改革,需要从整个产业链上进行调整。”

医院是一个独立的经济实体,他们虽然肩负着公益的职责,但看病真的不贵了,意味着医院的收入要降低,这是任何一个院长和医生护士们都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作为一项重大的政策,药品零加成却不是按市场规律来实施。由于医院自身建设规模的因素在,药品零加成的实施导致医院挣来的钱远远不够医院的开销,导致收支明显不平衡;药品价格下降,医院其它医疗费用支出却在上调;同时,医院的粗放式管理导致严重的浪费现象。魏民谈到,在这些因素下,医院要想适应政策和市场的发展,就要进行自我改革才能适应市场的发展。

现在不少医院将药房外包出去,由原来医院自己管理运营,到托管给药品供应商管理的方式,进而实行“零库存管理”。基于这种模式,再结合政府进行服务价格的调整,医院根据自身的改革以及与药商合作的收入,医院在这样的大环境中才能弥补一部分差额。

三明医改的管理模式则是通过市级平台进行药品溢价,然后把药品的部分收入直接补给医院,让医务人员感觉收入没有下降太多。王景明表示,我们医院没有参加招标平台采购,但购买的药品都是货真价实,而且价钱比采购平台低。医院通过溢价所取得的利益直接贴补到员工的绩效奖金,为医务工作者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同时,利用这种方式为医院管理也提供了很大的支持作用

从讨论中可以看出,仅靠推进医药价格改革的单一措施,难以从根本上解决当前医改存在的问题,也不利于公立医院的改革和发展。在推进公立医院医药价格改革的同时,应不断完善补偿机制,加快政策配套,确保改革的整体性、联动性,才能更好的改善医疗市场向前发展。